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PM33-37

第三十三回 西装革履葡萄美酒“新妇”闪亮登场,深院重帘残烟剩酿“旧婆”惨淡面壁 经 过那个时代的人,大概都能记得一个瞬间:13大闭幕,5个常委接见记者,紫阳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是李鹏、乔石、胡启立和姚依林,5人都西装革履,传递西 方化的强烈信息,都手端葡萄酒杯,要表达大功告成,都满面春风,要显示从容自信……5个人不是呆板地站着,而是绕场漫步,与记者们用眼神、微笑或举杯打着 招呼,紫阳更是主动靠近记者,不是宣布真理或宣言,而是亲切交谈…… 与此同时,刚刚退下来的元老们 在干什么呢?在家里坐在电视机前看他们。也许,他们各自心情不一样。陈云应该最感安慰,他自己的兄弟姚依林在列,虽然排在末尾。邓小平心情大概最复杂,5 个人没有一个与他有私人情谊。他最疼爱的胡耀邦,众叛亲离,被迫“腰斩”,作为对耀邦的一个安慰,他顶住了对手对团派的攻击,将乔石与胡启立留在常委里; 自己发现的王兆国,太不争气,被贬;李鹏虽然是周恩来的养子,与自己有义侄之谊,但其智商与价值取向(迷恋苏联)都是问题;与他精神上共鸣最强烈的是紫 阳,所以他力排众议推他做总书记,且准备随时带领元老们全退,让紫阳去掉皇帝之前的“儿”字…… 但 是,杨尚昆“我还不放心”那句话时时在他耳边响起,赵违反自己意志让宋平做中组部长(13大又进了政治局),让杨的话渐渐变成一块石头,压在了心上。看看 当下,还没有拜高堂,就入了洞房,电视上的笑语,听上去,更像是叫床。在筹备13大过程中,小平与7人小组讨论过今后常委还有没有婆婆,大家的看法是,只 能有一个婆婆,那就是小平。13届1中全会上,紫阳确实讲了今后重大问题仍要向小平请教,由他拍板,但仪式呢?没有拜高堂的仪式,在场的贺客们,谁知道谁 是最尊?到底是真把自己当婆婆,还是假的? 这就是特社派一直以来的问题,不是一个家族,只是观念联 盟;相互之间,不缺少共识,缺少的,是信任。信任是什么?就是马戏团里,你把我当空中飞人抛出去后,我相信那边一定有人在接。只要有一个同伴没有被接,以 后飞出去的人,动作就会变形。这反过来又会放大抛送者的疑虑。几个月后的1988年春光正浓时节,发生了一次抛接事故,使刚刚办过喜事的这个家,或这个马 戏团,刀光再现。(3月10日) 第三十四回 夕阳西下青山紫,春风得意马蹄失 公 元1988年4月初,周六的一个傍晚,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前身是书记处办公室,胡耀邦下台后,降格为此)一个青年干部回家过周末,几碟小菜,一瓶啤酒,倒 进杯子里,泛着泡沫,喝了一口,打开电视,新闻联播,刚过去几分钟,画面上,一位白人女郎拿着话筒,正在采访新任总书记赵紫阳,背景是波光潋滟的中南海, 柳枝刚绿,垂挂在人物身前。 “最后一个问题,总书记先生,”女郎目光灵动,嗓音清亮地问道,“您为人是什么样的,或者说,性格如何?” 总书记停下脚步,撩开身前的柳枝,一阵微风吹过,湖水在背景里荡漾着西斜的阳光,他缓缓说出一句话来,有如惊雷:“我为人性格温和,没有人说我是铁腕人物。” 正 在看电视的调研室那个青年干部浑身一振,啤酒杯差点从他手中滑落到地面。第二天一上班,他赶紧翻开《人民日报》,找到相关报道,法国电视台采访,报道里没 有这个问答,问题更加严重。他找到调研室主任陈先生,说有重要事情汇报。陈带他来到南海边(因为怕被窃听,他们之间的重要谈话都不在办公室里),用询问的 眼光看着他。他说,昨晚总书记答法国电视台记者问可能要出事情。陈问何故。他说,总书记说自己不是“铁腕人物”,而这正是国内外舆论用来形容邓小平的用 词。陈沉吟了一会儿,说:“咱们回去工作吧,事情应该不会那么严重。” 大约一周后,陈先生到那个青 年干部办公室,拍拍他的肩膀,说咱们到海边上走走。一路上,陈面色凝重,一言不发。到了海边,陈说:“你担心的事情,似乎发生了。今天中央绝密文件里,有 一份邓小平批示的文件,原文是河北保定某乡写给邓小平的信,信里说,现在的中央,不抓思想政治工作,自由化泛滥。小平批示,政治局、书记处传阅。”我们没 有再说什么,但都知道,新一轮的围猎开始了。虽然这不是小平的本意,但本意重要吗?重要的是,多股势力,都有一个愿望:让紫阳重复耀邦的故事。猎犬开始出 动,猎枪已经擦亮,只是当时不知道,第一发子弹,居然是一部电视片。(3月10日) 第三十五回 刨祖坟试图断“龙脉”,批《河殇》意在惹“天怒”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M19-32

第十九回 老将砥柱中流,新储临阵倒戈 胡启立的发言,只是投了一颗炸弹,冲击波在与会 者心中。散会后,忙坏了一个人,他就是被耀邦定为接班人的王兆国。王在1980年时,还在山沟里,是位于湖北武当山北麓的第二汽车制造长副厂长。邓小平视 察该厂,听说王在1976年“反击右倾翻案风”期间,顶住压力,照样抓生产。邓很感兴趣,对当时的湖北省委书记陈丕显表扬了王。1982年7月,在一次军 委会议上,谈到接班人,邓又提起王。当时的中央军委常委兼秘书长杨尚昆马上落实。几个月后,王进京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杨晋升为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中央政 治局委员。 这回,他与胡启立都愚蠢地以为,倒胡是邓的本心,而不是被逼宫。要想争夺接班人优势地 位,就要比赛谁揭发并伤害耀邦最深。于是,从启立放炮,到87年1月16日倒胡会议,半个多月时间,王找来以前秘书,闭门不出,准备秘密武器。当然,指导 教师是杨,他落实邓的指示,把王弄到北京,王以为,他还在落实邓的指示,把自己扶上龙椅。 薄一波主持的胡耀邦生活会上,没有揭发批评耀邦的,只有一人,温家宝;愤怒谴责倒胡行为的,也只有一人,习仲勋。他认为这样对待胡,是不公正的。据说,王兆国发言后,邓小平嘀咕了一句:此人不可大用。 激战至此,邓系几乎崩盘,耀邦没有善终,两个候选接班人启立与兆国不仅丢人还丢了未来。当然,贡献最大的,则是邓小平最倚重的心腹杨太尉,当然他也获利颇丰,获利最大的是赵紫阳,他是不争之争,是为上争。还有一个人和他的团队,也深得其中奥妙,下回分解。 第二十回 鹬蚌相争两翁得利,父子情缘余生同体 87 年1月事变,是两场鹬蚌相争。一场是胡耀邦与得到杨尚昆暗中支持的邓力群之间的皇位之争,得利的是赵紫阳,如果胡耀邦不提前下台,接班人应该在胡启立与王 兆国之间产生,赵紫阳(1919)只比胡耀邦(1915)小4岁,不大可能在正常权力更迭下成为胡的接班人,他临时受命,且在13大上连任,得益于另一场 胡启立与王兆国之间的接班人之争,他们两败俱伤,乔石(1924)受胡“重用团派”牵连,也被排除。从第二场争夺中受益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潜在的接班 人胡锦涛,在他恩师宋平的看护下,不仅没有受损,还得了分。 耀邦刚离职,陈云就打电话给中办,为宋 平准备办公室,就任13大人事安排副组长。宋刚到任,就向贵州派出中组部、中纪委调查组,了解省委书记胡锦涛。调查报告上来,结论是,胡是贵州建省以来最 好的省委书记。宋为何如此青睐胡?他们在甘肃共同度过了难忘岁月,情同父子。胡(1942)1968年到甘肃刘家峡水电站劳动,宋平(1917)1962 年任职西北局,1972年任甘肃省委书记,且宋平、陈舜瑶夫妇,与胡锦涛、刘永清夫妇,两对夫妻,4个清华,胡1959年考入清华时,陈舜瑶还是清华大学 党委副书记,有师生之谊。因此,容易理解的是,在宋任职甘肃书记8年期间,胡从劳动者到副处长,直接到建委副主任,团省委书记。1981年宋回京工 作,1982年胡就进京任团中央书记,全国青联主席,正部。 但就在决定紫阳代理总书记的会上,一个站出来公开挑战紫阳,形势又骤然紧张起来。 第二十一回 唇亡齿寒偏啃硬骨头,兔死狐悲又惹老猎手 话 说上回,在杨尚昆纠结起来的老人逼迫下,小平通过薄一波做中间人,与陈系团队谈判,以紫阳做代理总书记为条件,罢免耀邦。就在那个会上,邓力群突然发言, 说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要深入,必须拆除党内保护伞。比如严家其就是严重的自由化分子,紫阳同志却很重用。这是破釜沉舟的节奏。小平没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紫 阳。紫阳这时候应该感受到齿寒,耀邦在他前面,可以为他抵挡箭镞,这回,他必须披挂上阵,迎刃而上。 大师兄之所以提出严家其问题,因为紫阳大秘书鲍彤做组长的政治改革研讨小组请严家其做了副秘书长。把严定性为自由化分子,紫阳代总书记的身份立即可疑。 “严家其同志,”紫阳用还很浓重的河南口音说,“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对政治学研究卓有成果。”事情暂时被敷衍过去了。但大师兄不会轻易放弃,事后,他又让胡乔木给紫阳写信,要求把严搞出政治改革小组。这是为了取证,好将来算账。 当 时党内传言,谁要想当稳总书记,必须搞掂邓力群,这激起了紫阳的斗志。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耀邦说会议发的他的检查,不是他原文,有人做了恶意改动。紫阳知 道是大师兄那个书记处研究室搞的,于是批示说:“谁改的,要一查到底。”大师兄用抖抖索索的大字圈阅道:“此事系我交办,有问题我一人承担。” 这批示大概让紫阳情绪失控,不久,他做出一件事来,惹怒了一批老猎手,从而注定了他此后被追猎的命运。(3月4日) 第二十二回 捅马蜂窝被蜇只是早晚的事,挡别人路遭害绝非偶然的果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M1-18

引子:朋友们都知道我是很少几个认为周太尉被非正义围剿,且一直安然的不合时宜的人。我的看法,不来自八卦,也不来自深宫秘闻,而来自我对当代中国政治史的理解,以及我对现任老大禀赋的认知。从今天起,我以章回微信方式,向朋友们汇报,这是第一篇。 第一回:周公渡海归国,毛祖占山为王 1924年月,周恩来从巴黎回国,毛泽东回湖南养病。1927年8月1日,周恩来领导南昌起义,失败后流窜;9日,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失败后创建井冈山根据地。中国政坛长达近一个世纪的恩怨情仇拉开序幕。 毛 说他领导了10次路线斗争,那其实都权力斗争,真正的路线斗争只有一次,那就是他代表的山沟马列,与周恩来所代表的西方马列之间的斗争。周恩来一生,只有 一个得意门生,也是最疼爱的小弟,还是最坚定的政治盟友,那就是邓小平。毛祖周公去世后,他们之间的过节,被邓与他的对手继承。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同房情深非基友,一生道合真兄弟 先说说周恩来与邓小平的情缘。 1922 年6月,巴黎戈德弗鲁瓦街17号一家廉价旅馆的一个小房间里,住着周恩来,他在主编《少年》(后改为《赤光》)半月刊,邓与其同房,负责刻字并油印,被称 为“油印博士”。邓此生有两次与周“同房”的机遇,一次在巴黎,另一次在上海。没有巴黎同房,邓这一辈子,顶多是个自食其力的海归。周1924年回国任职 黄埔军校和中共两广区委,邓接替周主编《赤光》,并于1926年1月被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那儿遇到他终身爱人张锡媛。周1926年冬到上海任中共 中央军委书记,邓于27年春受命回国到冯玉祥部西安中山军事学校任中共组织书记。27年8月周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28年1月任中央常委兼组织局主 任,邓同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并跟随周到上海,在那里与张结婚,与周住楼上楼下。 周与邓,如双子星座,轨迹先后相随,人生荣枯与共。 第三回:相对无言不弹儿女泪,当面交接定下英雄策 1973 年4月9日下午,历尽磨难的邓小平夫妇到西郊玉泉山,看望确诊患癌症的周恩来和夫人。看着周消瘦憔悴面容,邓悲从中来,与周相对无言。长久沉默后,他们交 谈很久,周向经自己艰难斡旋刚刚复出的邓交待自己的后事。4月12日,周抱病携同邓设宴招待西哈努克,向世界宣告邓正式复出,并代替自己主持工作,他本人 将病退二线。 周一生免于被毛祖清除,一得益于他的背景,留法、黄埔和南昌起义,党内军内根基极深; 二得益于深厚政治功底,早已看出中共这样的组织,顽固地存在着“第二把手更换率”,毛所谓十次路线斗争,干掉的大多是第二把手,因为第二把手要干事,威望 就上升,让第一把手毛祖寝食难安,周一生不做第二把手,只呆在第三把手位置上,毛朱周,毛刘周,毛林周,毛华周……故幸免。 76年1月8日,周去世,失去周的保护,邓再次罹祸。 第四回:携手联袂做掉华统帅,分道扬镳各表现代化 1978 年11月中旬,戏剧性的中央工作会议在背景召开。此时,元老陈云要弄掉华国锋的心情,可能被邓小平更迫切:邓已经官复原职,陈的复出则一直受到华等人的阻 挠。11月12日,陈在分组会上发难,批评不平反冤假错案。最终迫使叶剑英去做华的工作,让出领导权。陈在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常委和 党的副主席,与邓平起平坐,成为新中华帝国两大巨头。 可惜蜜月期不长。1980年2月,邓推荐胡耀 邦做了总书记,这破灭了一个人的皇帝梦,新一轮政治战争开打。这场战争在名义上,是现代化要走什么道路的问题,陈主张毛祖山沟马列的升级版——苏联模式, 邓,特别是胡,主张改革和市场化道路。那个要与胡争夺皇位的人,则全力支持陈。要知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第五回:怜香喜获心上人,顶风敢做排头兵 上回讲到一人,要做当今“皇上”,不是别人,正是我等大师兄邓力群。 大 师兄1915年生人,1936年考入北大经济系,未毕业投身革命,实乃一时英豪,花见花开。话说当年延安四大美女之一范元甄,毛祖周公都很关心她,嫁给李 锐。1943年,延安搞抢救运动,李锐夫妇被“抢救”,抢救者就是大师兄,范元甄被他“抢”到了窑洞里的床上。结果,甄一辈子都爱着邓。只要有人提及大师 兄,范美人都会激动得像一片树叶。 1975年,大师兄协助第二次复出的邓小平,起草一系列重要文件。被四人帮批为三株“大毒草”,胡乔木告发邓小平,大师兄受牵连,但没有屈服,为《论总纲》主动承担责任。据传,邓小平事后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一个半人顶住了,半个刘仰峤,一个邓力群。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