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1-18


引子:朋友们都知道我是很少几个认为周太尉被非正义围剿,且一直安然的不合时宜的人。我的看法,不来自八卦,也不来自深宫秘闻,而来自我对当代中国政治史的理解,以及我对现任老大禀赋的认知。从今天起,我以章回微信方式,向朋友们汇报,这是第一篇。
第一回:周公渡海归国,毛祖占山为王
1924年月,周恩来从巴黎回国,毛泽东回湖南养病。1927年8月1日,周恩来领导南昌起义,失败后流窜;9日,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失败后创建井冈山根据地。中国政坛长达近一个世纪的恩怨情仇拉开序幕。
毛 说他领导了10次路线斗争,那其实都权力斗争,真正的路线斗争只有一次,那就是他代表的山沟马列,与周恩来所代表的西方马列之间的斗争。周恩来一生,只有 一个得意门生,也是最疼爱的小弟,还是最坚定的政治盟友,那就是邓小平。毛祖周公去世后,他们之间的过节,被邓与他的对手继承。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同房情深非基友,一生道合真兄弟
先说说周恩来与邓小平的情缘。
1922 年6月,巴黎戈德弗鲁瓦街17号一家廉价旅馆的一个小房间里,住着周恩来,他在主编《少年》(后改为《赤光》)半月刊,邓与其同房,负责刻字并油印,被称 为“油印博士”。邓此生有两次与周“同房”的机遇,一次在巴黎,另一次在上海。没有巴黎同房,邓这一辈子,顶多是个自食其力的海归。周1924年回国任职 黄埔军校和中共两广区委,邓接替周主编《赤光》,并于1926年1月被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那儿遇到他终身爱人张锡媛。周1926年冬到上海任中共 中央军委书记,邓于27年春受命回国到冯玉祥部西安中山军事学校任中共组织书记。27年8月周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28年1月任中央常委兼组织局主 任,邓同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并跟随周到上海,在那里与张结婚,与周住楼上楼下。
周与邓,如双子星座,轨迹先后相随,人生荣枯与共。
第三回:相对无言不弹儿女泪,当面交接定下英雄策
1973 年4月9日下午,历尽磨难的邓小平夫妇到西郊玉泉山,看望确诊患癌症的周恩来和夫人。看着周消瘦憔悴面容,邓悲从中来,与周相对无言。长久沉默后,他们交 谈很久,周向经自己艰难斡旋刚刚复出的邓交待自己的后事。4月12日,周抱病携同邓设宴招待西哈努克,向世界宣告邓正式复出,并代替自己主持工作,他本人 将病退二线。
周一生免于被毛祖清除,一得益于他的背景,留法、黄埔和南昌起义,党内军内根基极深; 二得益于深厚政治功底,早已看出中共这样的组织,顽固地存在着“第二把手更换率”,毛所谓十次路线斗争,干掉的大多是第二把手,因为第二把手要干事,威望 就上升,让第一把手毛祖寝食难安,周一生不做第二把手,只呆在第三把手位置上,毛朱周,毛刘周,毛林周,毛华周……故幸免。
76年1月8日,周去世,失去周的保护,邓再次罹祸。
第四回:携手联袂做掉华统帅,分道扬镳各表现代化
1978 年11月中旬,戏剧性的中央工作会议在背景召开。此时,元老陈云要弄掉华国锋的心情,可能被邓小平更迫切:邓已经官复原职,陈的复出则一直受到华等人的阻 挠。11月12日,陈在分组会上发难,批评不平反冤假错案。最终迫使叶剑英去做华的工作,让出领导权。陈在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常委和 党的副主席,与邓平起平坐,成为新中华帝国两大巨头。
可惜蜜月期不长。1980年2月,邓推荐胡耀 邦做了总书记,这破灭了一个人的皇帝梦,新一轮政治战争开打。这场战争在名义上,是现代化要走什么道路的问题,陈主张毛祖山沟马列的升级版——苏联模式, 邓,特别是胡,主张改革和市场化道路。那个要与胡争夺皇位的人,则全力支持陈。要知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第五回:怜香喜获心上人,顶风敢做排头兵
上回讲到一人,要做当今“皇上”,不是别人,正是我等大师兄邓力群。
大 师兄1915年生人,1936年考入北大经济系,未毕业投身革命,实乃一时英豪,花见花开。话说当年延安四大美女之一范元甄,毛祖周公都很关心她,嫁给李 锐。1943年,延安搞抢救运动,李锐夫妇被“抢救”,抢救者就是大师兄,范元甄被他“抢”到了窑洞里的床上。结果,甄一辈子都爱着邓。只要有人提及大师 兄,范美人都会激动得像一片树叶。
1975年,大师兄协助第二次复出的邓小平,起草一系列重要文件。被四人帮批为三株“大毒草”,胡乔木告发邓小平,大师兄受牵连,但没有屈服,为《论总纲》主动承担责任。据传,邓小平事后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一个半人顶住了,半个刘仰峤,一个邓力群。
大师兄壮举美名传,他本家大哥第三次复出后心有所想,想的是什么呢?(2月24日)
第六回:倡商品经济开风气之先,整思想战线展腾挪身手
“社会主义要大力发展商品经济。”现在听到这句话,陈词滥调;在1979年早春听到这句话,绝对是春天的风声。这春风是从大师兄邓力群口中吹出来的。
1978 年底,大师兄作为中国经济代表团顾问访日。归来不久,到北大做报告,会场不够大,拉广播到各个教室,作为分会场。演讲者口若悬河,条理清晰,思想前卫,让 我们听得如醉如痴。当时,他的公子邓英淘就在我们班上,还有一个思想解放、文笔极好的理论家李洪林的公子李少民也在我们班上。而且李在中宣部理论局工 作,1982年邓做了中宣部长:老子同衙,儿子同窗。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纳闷了许多年。1981年8月,中宣部召开思想战线座谈会,开始整肃思想界,邓力群成为幕后推手,并因此代替王任重执掌中宣部;一到中宣部,就开始批判李,李最后被赶到福建。大师兄从旗手到“杀手”,为何有如此惊人转变呢?(2月24日)
第七回:抱腿攀龙非吾技,倚天屠蛟是宝典
1988年某月某日,邓力群公子英淘(愿他安息)和我应北大经济院系师弟师妹之邀,参加《学友》杂志10周年纪念会,该杂志是我们77级创办,邓主编,我副主编。会上英淘说:“有人说我父亲左,错了,我父亲连私有制都不反对。”
我 相信英淘说的实话。问题是,一个思想如此解放的人,为何要扮演那么左的角色?这就回到前回问题,邓力群对本家大哥忠心耿耿,有何期望?答案是:登顶。问题 是,邓小平把胡耀邦看成弟子,小邓却未享受此等待遇。故1980年2月胡做了总书记,就成了大师兄人生的转折点。年龄是个关键,他与胡同龄(1915), 不可能通过为胡牵马随镫而成为胡的接班人。要想登顶,只能取而代之。要取代,就要和胡采取截然相反的政纲:你改革,我保守。这就要倚天屠龙。原道的天是 “沟马”(山沟马列),肉身的天是陈云。他要改换门庭,从邓门到陈廷。大师兄策略极为成功,差一点在3年后如愿。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第八回:《苦恋》风波开启新朝第一战,屠龙秘技成为旧派传家宝
有 个叫白桦的作家,肯定没有想到此生有机会进入历史的聚焦点。1979年9月《十月》第3期发表他的电影剧本《苦恋》;1980年底,长春电影厂将其拍成电 影,改名《太阳和人》。故事说有个少年,受国民党迫害,出国成画家,共产党执政后回国,文革中历尽磨难,女儿要出国,他反对,女儿问:“你苦恋这个国家, 这个国家爱您吗?”
电影从未公开放映,但在党内军内引发内战。王震领导的军方有关部门,陈云领导的 中纪委都以批判姿态介入。这场内战的直接结果,对《苦恋》持柔性立场的中宣部部长王任重让位给邓力群;间接结果,大师兄邓力群开发出了新红朝屠龙术:宣传 口进行高空轰炸,纪检委开展地面进攻。这就要求自己人要同时控制这两个部门,当时就做到了:天君陈云1978年12月执掌中纪委,屠龙者邓力群1982年 4月到任中宣部。
从此,有分教:守道派高居审判席,改革者均成嫌疑人。
第九回:新君垂泪询良策,老帅杖北上救危驾
1983 年2月中旬某日,刚在12大当选总书记几个月的胡耀邦在京西宾馆电梯里,电梯下行,同梯的还有乔石。胡眼中含泪,政治局书记处联席会议刚刚结束,陈云在会 上严厉批评胡耀邦,并与胡乔木、邓力群、姚依林、宋平会商后,发出通知召开中央工作会议,要胡耀邦下台,拟议邓力群取代。胡的“罪行”是1月20日在全国 职工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四化建设和改革问题》,陈指责说,一切都要改,连“一五”都要改?还批评发展速度定高了,7%,他主张4%。后来实际增长 7%以上。
“怎么办?”胡泪眼模糊地问乔石。
“找下小平同志吧?”后者建议道。
小平建议胡找下叶帅。叶帅对胡一直很宠爱,邓与叶在其他事情上有分歧,推举胡登位意见一致。叶帅当时在广东养病,立即北上找陈云,这场危机被化解。这正是,直捣黄龙志未酬,要出妙计清君侧。
第十回拔龙鳞满朝文官丧胆,断虎爪天下督抚寒心
上 回说到邓力群等人直捣黄龙未果,于是祭出屠龙秘笈:清君侧。1983年3月7日,也就是京西宾馆事变之后一周,周扬发表题为《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几个理论问 题的探讨》,主要谈人道主义与异化,讲话人和起草人都是胡耀邦的文胆:周扬、王若水、王元化和顾骧。中宣部要求会议延长两天,组织专人对周扬进行批判。之 后,进一步上纲上线。10月召开的十二届二中全会上,陈云发表“不搞精神污染”的讲话,逼着邓小平接受。10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李先念讲话,要抵 制和克服各种精神污染。在此气氛下,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李洪林受到批判,原因其实是胡耀邦决定用他做秘书,这一批,不仅没有当成秘书,还被赶出中宣部。在 朝廷拔龙鳞的同时,中纪委借广东海陆丰走私和所谓晋江假药案,罢黜两大改革先锋总督:广督任仲夷,闽督项南。在宗教裁判所成为嫌疑人的邓小平与胡耀邦,有 点自顾不暇,无力施救。不过,邓胡也非软柿子,开始酝酿反击。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 以退为进邓公要破屠龙阵,逼收成命陈君痛下杀手锏
1984年夏季北戴河海边,邓小平80岁华诞,在临时度假别墅宴请满朝文武,宣布自己将在13大彻底退休,胡耀邦将接替自己出任军委主席和中顾委书记。这是要与陈云、李先念等老同志同归于尽,他退出中顾委,陈必定退出中纪委,中宣部与中纪委联动的屠龙阵不攻自破。
胡 耀邦受到鼓舞,对屠龙阵的中军元帅邓力群先行下手,先是于1985年7月免去其中宣部部长职务,由贵州总督朱厚泽接任;接着于10月前后,他主持书记处会 议,在常务书记习仲勋和书记万里支持下,免去邓力群书记处研究室主任职务,形成中共中央文件,下发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委党委,各部委党组。看似木已 成舟,米已成饭,谁承想,江水居然可以倒流。小邓找到陈云控诉,陈当即用红机子给胡耀邦打电话,以不容质疑的口吻命令他立即收回成命,宣布那份中央文件作 废。胡当时不知道,后来赵紫阳也没想到,陈不会让任何人动邓力群的书记处研究,它不只是奶酪。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第十二回 太上将退位旧伤未愈新伤又发,三代出水面你怀你胎我怀我儿
1985 年是决定中国后30年命运的一年,核心人物悉数登场。这主要是因为邓公要退休,必然牵出两个问题:第一,谁接总书记的班?第二,谁填补邓陈留下的太上皇空 白?对这两个问题,胡耀邦都有自己的答案:王兆国接他,他接邓。为此,他于85年调来温家宝做中办副主任,86年4月接替王兆国做主任,让王分管组织,积 累资历,好在13大上接班。
这年,还有两个调动,具有历史意义,一是前回提到的朱厚泽进京,二是胡 锦涛入贵。谁都知道,王兆国是邓小平发现的人才,1982年任团中央第一书记;而胡锦涛是陈云系大将宋平在甘肃发现的人才,也是1982年调到团中 央,1984年接替王任团第一书记,被当做该系接班人培养。
胡的答案,并非当时党内共识,这就引发了两场战争:接班人之战,和太上皇之战,加上已有的在任皇位之争,以及元老是否全退之争,使中国突然陷入多事之秋。此中有一人,最不能接受胡接邓,加入战团,中国从此危矣。
第十三回 打虎亲兄弟,倒胡结敌营
前 回说到一人,最不能接受胡接邓,此人非他,杨尚昆是也。原因很简单,胡耀邦如果接替邓任军委主席,他和弟弟杨白冰对军队的控制将化为泡影,胡肯定要用更年 轻的将领做军委副主席,主持工作。1985年,他自己任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白冰刚刚被提拔为北京军区政委,进入升官图的快车道。他不能冒这个险,让前 途渺茫。他深知,在一个非民主国家,军队就是力量,是权力的黄金储备,谁控制军队,谁就控制天下。他想让弟弟掌管军队,自己做太上皇。
此人有此梦想并不稀奇,玩弄君王是他的专业爱好。做毛泽东时代的中办主任,就敢太岁头上动土,窃听毛的电话。本来罗瑞卿被邓挑选来掌管军队,但他1978年8月在德国看病时突然神秘死亡,杨才填补了这个空白。
得知邓将让胡接替军委主席、中顾委主任后,杨与陈云体系就有了一个共同目标:绝不能让胡平安到位。后来的事实证明,杨从邓系内部倒胡,比陈系从外部倒胡更容易奏效。
第十四回 两军对垒耀邦紫阳联手,曹营通汉尚昆乔木过从
85年底,陈云逼胡耀邦收回成命(罢邓力群书记处研究室主任)之后,作为对等措施,邓小平让胡乔木赋闲,要他少管闲事,去修养。86年初,乔木到上海,陈云则到了杭州。
为 了夺回守道派占据的宗教裁判席,反过来审判他们,胡决定十二届六中全会做一个精神文明决定,如同让“两个凡是”破产那样,让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破产, 争夺十三大前的思想高地。对方洞悉玄机,先是薄一波出面,说没有必要搞这个东西。胡坚持搞。北戴河书记处开会,讨论稿子,李鹏、姚依林都基本肯定,邓力群 发言基本否定,说没有连续性,没有反映以前全会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内容。紫阳发言驳斥了他的说法。赵后来还与胡联名给中央常委写信,要求删除邓力群坚 持要在决议稿上附加的“共产主义思想为核心”。
杨尚昆呢,则很微妙。这次书记处开会前,说请假不参加会议的胡乔木请他带话,看法是这个文件不成熟,建议下午的书记处会议不要开了,给胡出幺蛾子。你以为这过了吗?才不呢,致命招法还在后面。
第十五回 求全胜功亏一篑,遭暗算变生肘腋
1986 年9月上旬,六中全会召开前夕。邓小平接到前回提到的耀邦紫阳联名信,拒绝邓力群的修改,批示说:“耀邦、紫阳意见很好。我完全赞成。”李先念批示:“同 意小平同志意见。”陈云没有表态。9月中旬,耀邦向小平汇报全会准备情况:“会上可能有人发难,可能挑明。”小平说:“挑明好,表决嘛。”他还说:“邓力 群在修改稿里多处引用我的话,想把我拉向左转。”当时,邓力群也给5名常委写信,告耀邦的状。小平对耀邦说,13大陈云等人要退,班子由耀邦主持搞。
看 样子要大获全胜,事实上全会开得相当不错,“共产主义”云云没有写进决议,但还留了一句反自由化,胡大概不爽。28日上午9时闭幕式,5个常委坐台上,耀 邦主持,问大家还有什么意见。陆定一说,把决议稿上反对“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删掉。万里发言说,赞成删掉,没有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没有无产阶级自由化,只 有民主法治。中央委员席掌声雷动。接下的事情有如惊雷:杨尚昆表态说,不能删。更热烈的掌声来自中纪委和中顾委席。余秋里发言也说要保留。邓小平不能等, 不然场面不可收拾:“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是我提的,将来二、三十年都要保留……”李先念说:“几十年都要用……”陈云发言:“不能取消,几十年都不能取 消。”紫阳也表了态:要搞改革开放,不搞自由化。
前后30分钟,决定中国未来30年命运。我相信,那天晚上,那边的人喝空了所有储备的茅台酒。耀邦背后被深深插了一刀,但还没有倒,两个月后,杨又补上一脚。
第十六回 秘不发旨太上震怒,主动揽过天颜喜开
在 杨尚昆给胡耀邦踹上最后一脚之前,有一件事,使邓小平最终松开了独立扶持胡的手,那就是在他做总书记最后的3个半月里,始终没有向全党下发邓小平在六中全 会闭幕式上反自由化的讲话。许多年后,温家宝夫人张蓓莉垂泪谈到此事:“我们家宝为耀邦承担了责任啊……”胡不下发此讲话,可以理解,他知道那不是邓的本 心,如果下发,不仅损害邓的声誉,刚刚好转的形势也会急转直下。但邓可能有别的想法。因此当他从杨那儿得知此事后,很是震怒,要追查。
温 家宝知道不下发邓的讲话可能引发严重后果,所以主动给邓的大秘书王瑞林打电话,说总书记经过通盘考虑,暂时不发小平那篇讲话,是否合适。王说可以。得知小 平追查此事后,温主动承认错误,说是自己工作的疏忽,没有及时落实总书记下发小平讲话的指示。当王瑞林向邓汇报此事经过后,增加了对温的好感。
有 人认为1985年5月10日胡与陆铿的谈话最终导致他下台,值得商榷。那个谈话的核心,不是说了保守系的坏话,而是泄露了邓要全退。所有人都在劝邓不退, 胡不会说假话,不仅不劝,还为邓的高风亮节高兴。杨尚昆则将其解读为胡要逼邓退,向老同志,包括紫阳传播。但这并没有使小平彻底丧失对耀邦的信赖,否则就 不可能有六中全会前小平对他的全力支持,还要他主持十三大人事安排。
让小平不满耀邦不下发自己讲话后,杨兵部知道最后一击的时机到来了。
第十七回 高天吹暖气高祖频发变法诏,大地封寒冰小鬼屡出连环计
杨太尉的最后一脚也是顺势而为。顺什么势?外顺学潮,内顺争嫡。
先 说学潮。小平放风全退同时,他意识到时间对自己紧迫。他已高龄80,从84到87年,在位时间也只有3年。他知道,仅仅和自己的老对手同归于尽,解决不了 体制问题,他希望将来有一种体制,可以抗中宣部与纪检委合谋屠龙。他知道,这是经济改革做不到的,涉及政治体制。政治改革,比经济改革难度大很多,除了自 己,没有人能很快提出并推动此事。于是,他从1986年5月20日接见澳大利亚总理霍克开始,不断提出政治体制改革。中央书记处因此于5月初专门讨论政治 体制改革问题,7月17日,书记处办公室“政治体制改革资料编辑组成立”。这一年,邓先后10次在党内外强调政治改革。
保 守派知道直接阻止政改不可能,可能的是煽动闹事,然后让改革派承担责任,归责于不反自由化。11月份,有14所大学因伙食或学生被打上街请愿。上海高校也 出现“民主热”。1986年12月,中国科技大学学生对本校所在的西市区等额选举人大代表不满,张贴大字报,要求竞选,但他们的要求被拒绝。从当时的省委 书记李贵鲜后来被提拔为人行行长看,他逼学生闹事有功,获得奖励。12月5日,合肥数所大学4000余名学生上街游行。到9日,全国有15个省33所大学 闹事,书记处会上,紫阳和万里都认为这很正常。到27日,全国学潮基本平息。
事情本来不大,但如果把扣发小平反自由化讲话与学潮联系起来,并且被定性为反邓小平,后果可想而知。杨太尉和老人帮要利用的就是这个事态。这一天终于来临了,但第一个发难的人,你绝对想不到。
第十八回 出师未捷成众矢之的,争储失礼留一生悔恨
要 知道谁公开带头向耀邦发难,先要回顾下第十二回书。那回书说到,太上宣布退隐引发两场战争:接班人之战,太上皇位之战,加上已有的在任皇位之争,以及元老 是否全退之争。其实,四场战争的焦点,都集中在耀邦身上。太上皇位之战,在耀邦与杨尚昆之间。在任皇位之争,在耀邦与邓力群之间。小平是否全退较量,在耀 邦与所有元老之间。他们不敢直接攻击小平,拿耀邦当靶子,说他要逼退小平。薄一波一边骂耀邦,一边纵容中顾委所有老同志,找小平劝留,骂耀邦不是人。王震 甚至说,谁要小平退,谁就是三种人。彭真在人大常委会上也直接贬损耀邦。
接班人之战稍微复杂些,候 选人有四个:胡启立、王兆国、乔石、胡锦涛。这四个人,有一个特点,均出身于共青团,前三个有一个特点,都在改革派阵营(邓与胡),胡锦涛属于陈云系,但 他离马上接班还有一段距离。于是,为了阻止前三位接班,保守派为耀邦私人定制了一条罪状:重用共青团。不过,当本回剧情发生时,当事人并不知情。第十二回 书还讲到,耀邦明确要让王兆国接班,本来是胡启立,但他软弱摇摆,耀邦失去了对他的兴趣。
这些事, 早已看在杨尚昆眼里。元老对耀邦围攻之势形成,还需要一个从内部动手的人,杨选择了胡启立。启立以为杨代表的是小平,认为翻盘的机会来了。12月中下旬之 交的一次书记处会议上,中午12点,耀邦宣布散会。“等一下,我有句话要说,”有个声音传来,大家循声一看,是胡启立。他接着说:“当前学潮,是很多年来 不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结果,耀邦同志要承担主要责任……”想必事后启立悔断了肠子,耀邦89年去世后,他是最悲痛的人之一,也是最坚决站在哀悼者一边的人 之一。他如此,另一个接班人又如何呢?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