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33-37


第三十三回 西装革履葡萄美酒“新妇”闪亮登场,深院重帘残烟剩酿“旧婆”惨淡面壁
经 过那个时代的人,大概都能记得一个瞬间:13大闭幕,5个常委接见记者,紫阳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是李鹏、乔石、胡启立和姚依林,5人都西装革履,传递西 方化的强烈信息,都手端葡萄酒杯,要表达大功告成,都满面春风,要显示从容自信……5个人不是呆板地站着,而是绕场漫步,与记者们用眼神、微笑或举杯打着 招呼,紫阳更是主动靠近记者,不是宣布真理或宣言,而是亲切交谈……
与此同时,刚刚退下来的元老们 在干什么呢?在家里坐在电视机前看他们。也许,他们各自心情不一样。陈云应该最感安慰,他自己的兄弟姚依林在列,虽然排在末尾。邓小平心情大概最复杂,5 个人没有一个与他有私人情谊。他最疼爱的胡耀邦,众叛亲离,被迫“腰斩”,作为对耀邦的一个安慰,他顶住了对手对团派的攻击,将乔石与胡启立留在常委里; 自己发现的王兆国,太不争气,被贬;李鹏虽然是周恩来的养子,与自己有义侄之谊,但其智商与价值取向(迷恋苏联)都是问题;与他精神上共鸣最强烈的是紫 阳,所以他力排众议推他做总书记,且准备随时带领元老们全退,让紫阳去掉皇帝之前的“儿”字……
但 是,杨尚昆“我还不放心”那句话时时在他耳边响起,赵违反自己意志让宋平做中组部长(13大又进了政治局),让杨的话渐渐变成一块石头,压在了心上。看看 当下,还没有拜高堂,就入了洞房,电视上的笑语,听上去,更像是叫床。在筹备13大过程中,小平与7人小组讨论过今后常委还有没有婆婆,大家的看法是,只 能有一个婆婆,那就是小平。13届1中全会上,紫阳确实讲了今后重大问题仍要向小平请教,由他拍板,但仪式呢?没有拜高堂的仪式,在场的贺客们,谁知道谁 是最尊?到底是真把自己当婆婆,还是假的?
这就是特社派一直以来的问题,不是一个家族,只是观念联 盟;相互之间,不缺少共识,缺少的,是信任。信任是什么?就是马戏团里,你把我当空中飞人抛出去后,我相信那边一定有人在接。只要有一个同伴没有被接,以 后飞出去的人,动作就会变形。这反过来又会放大抛送者的疑虑。几个月后的1988年春光正浓时节,发生了一次抛接事故,使刚刚办过喜事的这个家,或这个马 戏团,刀光再现。(3月10日)
第三十四回 夕阳西下青山紫,春风得意马蹄失
公 元1988年4月初,周六的一个傍晚,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前身是书记处办公室,胡耀邦下台后,降格为此)一个青年干部回家过周末,几碟小菜,一瓶啤酒,倒 进杯子里,泛着泡沫,喝了一口,打开电视,新闻联播,刚过去几分钟,画面上,一位白人女郎拿着话筒,正在采访新任总书记赵紫阳,背景是波光潋滟的中南海, 柳枝刚绿,垂挂在人物身前。
“最后一个问题,总书记先生,”女郎目光灵动,嗓音清亮地问道,“您为人是什么样的,或者说,性格如何?”
总书记停下脚步,撩开身前的柳枝,一阵微风吹过,湖水在背景里荡漾着西斜的阳光,他缓缓说出一句话来,有如惊雷:“我为人性格温和,没有人说我是铁腕人物。”
正 在看电视的调研室那个青年干部浑身一振,啤酒杯差点从他手中滑落到地面。第二天一上班,他赶紧翻开《人民日报》,找到相关报道,法国电视台采访,报道里没 有这个问答,问题更加严重。他找到调研室主任陈先生,说有重要事情汇报。陈带他来到南海边(因为怕被窃听,他们之间的重要谈话都不在办公室里),用询问的 眼光看着他。他说,昨晚总书记答法国电视台记者问可能要出事情。陈问何故。他说,总书记说自己不是“铁腕人物”,而这正是国内外舆论用来形容邓小平的用 词。陈沉吟了一会儿,说:“咱们回去工作吧,事情应该不会那么严重。”
大约一周后,陈先生到那个青 年干部办公室,拍拍他的肩膀,说咱们到海边上走走。一路上,陈面色凝重,一言不发。到了海边,陈说:“你担心的事情,似乎发生了。今天中央绝密文件里,有 一份邓小平批示的文件,原文是河北保定某乡写给邓小平的信,信里说,现在的中央,不抓思想政治工作,自由化泛滥。小平批示,政治局、书记处传阅。”我们没 有再说什么,但都知道,新一轮的围猎开始了。虽然这不是小平的本意,但本意重要吗?重要的是,多股势力,都有一个愿望:让紫阳重复耀邦的故事。猎犬开始出 动,猎枪已经擦亮,只是当时不知道,第一发子弹,居然是一部电视片。(3月10日)
第三十五回 刨祖坟试图断“龙脉”,批《河殇》意在惹“天怒”
小 平批示,通过机要交通,传递到政治局、书记处各成员处。它像一根骨头,让一批猎犬兴奋起来。最兴奋的,当然是杨尚昆,他此时已经替代邓小平成了事实上的太 上皇,国家主席,军委常务副主席,邓小平代言人。但他知道,紫阳不除,他的位子不保。其次是毛社派,这不仅因为理念不合,更因为自己比奶酪更重要的东西被 动:毛社帮掌门人陈舵主夫人被失业,太子陈元被落选,四掌门宋平夫人也被失业,储君邓力群被废。也开始兴奋起来的,还有两位政治局委员,一位执政沪上,另 一位总督津门。这两位有过人的敏感,预感到,假如紫阳出了问题,自己就是有竞争力的候选人,因为常委里最有竞争力的乔石和胡启立,都被打上了胡耀邦和所谓 “团”的烙印。
紫阳当时可能不知道,他已经只有死敌,没有死党(他的升迁,完全靠自己的才干),这是最危险的事情。死敌死到这种程度:13大前,有人刨了他家的祖坟。这个事件,开启了中国肮脏政治时代的先河。
各 路猎犬正在寻找紫阳的破绽时,有一个破绽送上了门:88年6月中旬,中央电视台开播电视政论片《河殇》,一时间风靡全国,尤其在大学生里引起火山喷发般的 反响。这部片子有两个“原罪”被人抓住:第一,从传统文化上宣判了毛社派精神死刑,第二,从历史纪元上宣告了所有元老,包括邓小平的寿终。特别是其中出现 了“新纪元”这个词,原文的含义是指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但找茬的人谁管这个呢?邓力群就说,“赵紫阳支持的《河殇》,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即不是这一 年,也不是那一年,而是赵紫阳上台的那一年叫‘新纪元’。”只要把紫阳“铁腕人物”的说法,与“新纪元”一嫁接,矛头就直奔小平去了。
最 早、最猛烈、最密集地向《河殇》发难的是王震。谁都知道,他是一把枪,自己宣称为小平站岗,但给他上子弹的是邓力群。王震主持新疆局时,力群是他的宣传部 长,王落难时,邓为王说话,得到王的信任,从此经常被力群当枪使。这回,合伙为王上子弹的,还有杨尚昆,杨是国家主席,王是国家副主席,利益相关。王到处 骂《河殇》,还给邓小平、李先念、彭真送去《河殇》拷贝,作为罪证。
这种情况下,紫阳是什么态度呢?他没有把《河殇》拷贝作为批判对象送给邓小平,而是将其作为国家礼物送给来访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不过,这一枪,还没有致紫阳于死命,另一枪,来势更猛。(3月11日)
第三十六回 造社会风潮绝杀价改,逼通货膨胀挤兑新皇
88年8月中旬,《河殇》风波还没有完全得到平息,赵紫阳又被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8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物价、工资改革方案,第二天,公报发表,立即引起全国性的挤兑与抢购风潮,物价大幅度上涨。银行普遍发生挤兑,有的地方银行因不能及时支付,群众在愤怒之下,将柜台推到。成麻袋的纸币,堆放在铁路沿线,随时调运到挤兑最严重的地方。
1987 年,中国GDP增长11.6%,物价上涨只有7%,物资相当丰富,主要是某些品种的食品价格上涨。按道理,推出物价改革,不应该造成如此大的恐慌。蹊跷在 哪里呢?蹊跷之一是,早在87年北戴河会议时就提出价格改革,13大后,国务院也多次宣布要进行价格改革,都没有事,政治局公报一发表,事情就来了,这显 然是局内人做的局。13大前,决定总理人选时,小平认为李鹏不懂经济,过于亲苏,紫阳做总书记后,要继续负责经济,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如果国务院决 定导致抢购挤兑,板子就打在李鹏、姚依林屁股上了,政治局公报导致恐慌,打的自然是紫阳的脸,还可以夺走紫阳的经济主导权。
蹊 跷之二是,1988年1月,新华社就组织了一篇物价问题的文章:《关于物价的通信》,发通稿给所有报纸,《人民日报》夜班编辑问该稿是否送审过,说没有, 他们建议送审,但社长穆青没有理睬。第二天,除了《人民日报》,几乎所有报纸都头版刊出,引起全国一片哗然,对物价上涨有了接近恐慌的预期。
蹊跷之三是,政治局开会前,作为配套措施,赵紫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上多次提出,尽快提高银行利息,实行保值储蓄,但李鹏和姚依林借口拖延。如果此措施出台,对存款贬值的担心就会减少,抢购与挤兑风潮很难形成。
这 件事再次说明,不论毛社派,还是特社派,要想稳固手中权力,顺利实施自己的政策主张,两系(共青政系与太子政系)四力(兵力、财力、舆力、票力)不可少。 因为与耀邦的关系疏远,共青政系也疏远,因为价格攻关要尽快结束价格双轨制,太子们倒卖差价前景堪忧,自然不爽。决定价改成败的财力(财政部)和舆力(中 宣部)也都不在自己手里,不败也难。况且,手握重兵的杨国老,更不在赵这边。
这次风潮后果严重,治理整顿出台,改革严重受挫。这番操作,在中国政治史上有一项新发明:经济杠杆+舆论宣传+社会心理=群体事件,以此作为政治工具打击政敌。别以为这个发明够牛B了,才不是,还有为紫阳私人定制的“夺命三招”准备伺候他呢。(3月11日)

第三十七回 夺命三招招招夺命,逼宫奇谋谋谋逼宫

88年下半年,挤兑潮还在发酵,“倒赵风”开始猛刮。
以抢购挤兑风潮作为罪证,实现了毛社派的两个政策追求:第一是用治理整顿终结改革,第二是夺回被邓小平钦定给紫阳的经济领导权。从7月之后,国务院不再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帐,架空紫阳,你开你的会,你提你的问题,不予讨论,更不执行。但除了小平以外的不少元老们,却在纷纷议论甚至谴责赵紫阳不务正业,不抓政治思想工作,干涉经济太多。还有元老联名写信给小平告紫阳的状。
但这还没有达到那些要紫阳立即下台的人的目的。为此,他们联合起来,为紫阳私人定制了“三招夺命”大法。第一招是“打面门”,就是在会上当面批评甚至谴责紫阳。李先念退到政协主席后,很生气,把自己老乡王任重弄来做了政协副主席,代表他列席政治局会议,扮演老马前卒的角色。风潮后,每次政治局开会,王都要发言,要求追究责任,甚至要紫阳检讨。沪上和津门总督也对价格改革急于求成提出批评。1989年元旦前,政治局常委开生活会,李鹏、姚依林带头批评紫阳,要紫阳担责。就差没说出引咎辞职了。这时候看出杨国老提前清君侧的远见来了,如果万里、田纪云也是常委,会毫不客气地反驳,乔石、胡启立不附和批评就不错了,哪敢顶撞李姚?姚一直温良恭俭让,从不领头,这次来势凶猛,显然在他自己的毛社家族之外,还获得了杨国老的暗中支持。
第二招是“借嘴巴”,就是自己不方便说的,借别人的嘴巴说,最好是洋人的嘴巴,或港台人的嘴巴,或老百姓的嘴巴。当时的香港报纸不断收到来自北京或中南海高层信息,今天说赵出问题了,被架空了,不过问经济了;明天说小平88年底在上海期间,李先念向邓建议要赵下台,赵将成为耀邦第二。这些爆料出口转内销,传得比风还快。
第三招是“踹裆下”,就是踢你的阴部,你有儿子或女儿吗,传你儿子或女儿有问题。1988年秋季以后,到处传说赵家的几个孩子倒卖彩电,倒卖汽车,倒卖粮食,倒卖金刚……发了大财。紫阳下台后,赵家被彻查,没查出问题。
所有这些招法,其实都是在逼邓小平的宫,造成紫阳已成过街老鼠的局面,你不抛弃他,你就可能被抛弃。小平打算抛弃紫阳了吗?下回分解。(3月12日)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